www.6625msc.com_www.6625msc.com-【信誉来源】

社友网

2019-11-14 21:56:36

字体:标准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  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政府向贫困户免费发"扶贫鸡" 2000只却去向不明#标题分割#人工智能朗读: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去年11月,一条从中央第六巡视组转来涉及扶贫领域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线索,引起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的重视,线索反映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向贫困养殖户免费发放的3300只土鸡,登记在册的只有1300只,另外2000只去向不明。乌鲁木齐市纪委监委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该问题线索进行核查。专案组经过走访了解得知,2016年乌鲁木齐县畜牧兽医站以推广土鸡养殖增加贫困农牧民收入为由,申请了10万元的扶贫专项资金。该站站长桑某将其中的6.6万元用于向某畜禽养殖公司采购3300只土鸡,另外3.4万元以补贴养殖公司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支出。“没想到培育土鸡成本那么大,造成了养殖公司亏损,为了弥补他们的损失,我就将其中2000只土鸡交给养殖公司销售获利了。”说起其他2000只土鸡的去向,桑某辩解道。“既然购买的是成年可繁殖的‘成鸡’,为什么还要支付养殖公司因培育成本高造成的亏损呢?”专案组认为县畜牧兽医站财务账目不清、资金流向不明,存在套取扶贫资金的嫌疑。为防止关键证据被销毁,专案组立即查封了该县畜牧兽医站相关财务账目并进行调查,发现2015年该站也曾申请到10万元用作养殖芦花鸡的推广资金,桑某用其中的5.25万元采购2100只芦花鸡向养殖户免费发放。并且,这两次采购的“扶贫鸡”来自同一家公司。“没有啊,我是养羊的从来没有养过鸡,也从来没有人免费发放鸡给我养。”“我们村压根就没有你说的这个人。”专案组随即对签收该2100只芦花鸡的养殖户进行走访,发现名单上的养殖户要么查无此人,要么表示从未收到过免费发放的芦花鸡。在查实专项资金被虚报冒领的事实后,专案组发现在虚假签收人员中还有该站财务人员马某的亲属,决定对其谈话:“2015年芦花鸡推广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?希望你实话实说。”“是桑站长安排我这么做的,是她要求我虚开发票、虚报项目、虚构培训,以‘多开少买’等方式套取扶贫款……”在证据面前,马某向专案组交代了桑某勾结养殖公司老板韩某在2015年套取5.25万元专项资金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,及2016年桑某指示其以购买鸡饲料、养殖培训费、运输费的名义套取土鸡专项款3.4万元存入单位私设小金库的问题,及小金库大量资金被桑某用于个人消费的事实。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,经报批,对桑某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。在事实面前,桑某等人向专案组如实交代了自己违纪违法的事实。原来,在2016年,桑某伙同韩某通过编造虚假项目获得扶贫发展资金10万元,并以虚报购买韩某公司土鸡的名义支出6.6万元,但实际将钱私分,桑某分得3.6万元,韩某分得3万元,连举报中提到的登记在册的1300只土鸡都是虚假的。今年2月,桑某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与韩某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,违纪违法所得已被追缴,同时其他涉案人员均被依纪依规处理。(张帆)

责任编辑:www.6625msc.com_www.6625msc.com-【信誉来源】社友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

继续阅读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门推荐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
百站百胜: 陈一新:明确非法放贷行为入罪标准打击非法放贷行为 封建强:保险业正实现业务流程全智能模式升级 中央气象台:冷空气接连影响我国多地雨雪降温 中手游香港IPO散户股获185倍超额认购10月31日挂牌 川藏联手推动西藏苹果标准化种植 又见打新盛宴:本周16只新股扎堆申购14只是科创板 CPI“破3“,央行怎么看? 霸王条款%行李托运损坏是 水究竟从哪里来?或要一直追溯到宇宙起源时期 俄一座水坝垮塌致6人死亡20人受伤10人下落不明 银保监会:前三季实体经济人民币贷款增加13.9万亿元 昊海生科明日上午网上路演拟募集14.84亿元资金 444亿资金争夺20股:主力资金重点出击3股(名单) 中银国际:焦煤短期销售不佳未来需求改善 保加利亚总理对种族歧视零容忍勒令足协主席辞职 美高中生持枪闯进教室老师这一抱救了全班学生 银联“刷脸付”主打双重验证刷脸支付技术迎国标 毒死小夫妻卫生间里的那个马桶现在家人也不敢按 年内亿可转债获批复家上市公司 女子照顾尿毒症丈夫数十载:愿他多活几年一起变老 杨志华:创新资本集聚效应显创业板存包容性不足问题 中国建筑:近期获得313亿元重大项目 海归就业报告:理工科薪酬突出新一线城市吸引力巨大 沙特能源大臣:10月、11月石油产量将高于遇袭前 午评:港股恒指涨0.47%华为概念股上涨瑞声科技涨4% 51信用卡:公司控股股东、首席财务官正协助警方调查 肖亚庆会见苹果CEO库克交流扩大在华投资等议题 三巽集团豪赌IPO:融资成本居高不下杠杆扩张存隐患 建信租赁与挪威航空组建飞机租赁合资公司控股70% 兴业科创板上市季度回顾及展望:扩容不止业绩为王 日拟向中东再派一艘护卫舰执行“警戒监视任务” 伊朗:将对油轮袭击事件的幕后黑手做出强硬回应 俄罗斯一座水坝垮塌至少6人死亡14人受伤 车企苦日子没到头:业绩体现回暖艰难产销压力仍在 交通运输部:全国ETC用户累计达到1.47亿户 佩洛西因话不投机中途离场被特朗普称作三流政客 杭州火车南站迟迟不启用站台冒出野草官方回应 570亿资金争夺20股:主力资金重点出击14股(名单) 美媒:中国首次让籽生植物在月球发芽 认证被否认魅族新手机问世即遭“打脸” 有人靠表情包赚了20个亿!怎么做到的? 趣头条宣布旗下米读小说完成1亿美元B轮融资 离婚官司好好打何必人前互撕当当响 国开行召开三季度经济分析会董事长赵欢等出席 男子称查出HIV遭拒录茅台酱香酒公司被诉 北京文化看上密云亏损度假村估值3.4亿收购价8.4亿 中南建设净利预增聚焦主业加速拿地新增投资415亿 苹果价格将呈现疲态 中国减持美债至近两年低点私人资本涌入填资金缺口 全球负利率浪潮袭来居民财富涌向贵金属避险 公募行业大变革:基金注册改革提速看四大亮点 367亿资金争夺20股:主力资金重点出击12股(名单) 雷军获得复旦企业管理杰出贡献奖发文分享管理经验 宝鼎科技前三季净利同比翻倍控制权变更正在走程序 发改委公布企业债主承、评级机构评价排名 富贵鸟破产资产打八折二次上架后再次流拍 创科实业上升1%暂升幅最大蓝筹 天相贾志:买方投顾促指基发展对主动基金提更高要求 习近平对中医药工作作重要指示强调李克强作出批示 湖南一男子疑杀妻潜逃逃跑时晒妻子和陌生男合影 北京移动已建设近5000个5G基站年底五环内全覆盖 英国议会通过Letwin修正案或迫使“脱欧”再度推迟 林郑:港府将竭尽所能助青年抓住粤港澳大湾区机遇 登陆港股后又谋科创板上市:君实生物的资本大棋局 中企参与建设的连接泰国三大机场高铁项目签约 林郑月娥:香港经济第三季度已步入技术性衰退 紧随中通快递圆通速递也宣布从今年11月11日起涨价 KeiyuKamatani:建立跨功能的团队能更好的交付产品 中国结算:9月新增投资者96.28万期末投资者数1.57亿 辽阳石化改建百万吨装置中石油乙烯产能持续扩张 中石油进驻宁夏哈纳斯燃气集团实施托管 日本山口组又打算上街发糖警方给出特别提示(图) 山西古交原首富判了:悍马为儿迎亲生孙子奖200万 110接警员5次回拨电话救回轻生少女 外媒:雪莉之死折射“韩流”工厂残酷 为防考试作弊印度一学校让学生头戴纸箱引争议 关注利率债指数基金配置价值 监管鼓励保险机构长钱入市险资成第二大机构投资者 证券期货业软件测试规范行业标准发布 快讯:内房股集体上涨恒大涨超4%创8月底以来新高 任职农业银行副行长半年后51岁蔡东调任吉林副省长 特斯拉重拳出击,Q3财报能否亮眼? NASA称实现首次全女性宇航员太空行走或创造新纪录 西方企业屡“踩雷”侠客岛:不妨给他们三点忠告 丰富巨灾保险产品供给制度层次为防灾减灾提供力量 发改委:9月猪肉及替代品价格明显上涨 顺丰宣布同城业务独立运营将提供全方位支持 支付51万美元家庭抚养费后贾跃亭申请与甘薇离婚? 汇丰:腾讯重申买入评级上调目标价至433港元 媒体:美国官员“排队”作证揭露特朗普 李国庆俞渝深夜互撕撕掉了最后一块遮羞布 三季度机构调仓换股路径浮现私募偏好“接地气” 本周欧银会议只为欢送德拉基?市场还关注这五大问题 北上资金最新扫货清单连续8周买入29股 四家科创板受理企业过会本月还有十家待审 拉夏贝尔:控股子公司拟申请破产清算 “猪坚强”现状:已无法自行站立但依然吃嘛嘛香 证监会:构建新三板多元化发行机制改进定向发行制度 邮储银行IPO过会六大国有银行齐聚A+H市场 一场“隔空操控”的营销背后!手机3D视觉产业链真相 北京市人社局:今年积分落户人员户口档案如何办? 51信用卡祸起暴力催收身陷暴风眼难“甩锅” 挪威抱怨F-35隐身战机减速伞故障太多需重新设计 罗辑思维欲上市,谁能与罗振宇共享资本盛宴? 世行营商报告%我国 陕西榆林一辅警持菜刀伤人被行拘 艾迪药业高价并购“踩雷”现欲科创板上市 北青报:社保缴费基数下降增强企业获得感 议会否决程序动议英镑上窜下跳欧元、英镑操作建议 刚刚黄金迎来一波涨势首席策略师:正为跌势做准备 员工不买房将被除名?绿地湖南回应:负责人传达有误 李纪恒任民政部部长(图/简历) 福岛核事故避难地因“海贝思”受灾果农:要崩溃 第14届上市公司高峰论坛:最佳中小板上市公司揭晓 收评:沪指微跌0.02%天然气板块大涨 易居企业控股2亿美元优先票据买卖生效 朱天山:人工智能可以赋能每一个行业 信贷收紧+去杠杆压力:促房企开启多元化融资渠道 险企“补血”近800亿元前3季度增资发债忙 1.5亿美元招来DataXu卖广告,Roku能否催肥营收? 金价年底收复千五“小事一桩”明年能升向何方? 大摩看好五大零排放技术:2050年前需投入50万亿美元 临港速度:特斯拉工厂从申请到完成送电仅168个工作日 安东油田服务第三季度新增订单11.6亿人民币 北青报:敢言的乡村女教师并不是一位“斗士” 环境部%京津冀秋冬季大气攻坚要坚决反对 复盘:是否要转为防御? 山西副省长王一新与华润燃气控股王传栋举行工作会谈 深圳严控公共住房售价:最低可至2万/平远低于商品房 无人驾驶公交车乌镇上路 权益类产品审批提速基金公司积极热身 是什么干垮了汇源果汁?从国民果汁到老赖负债115亿 三亚将奖励涉旅企业:最高每年10万被投诉的不能申报 银保监会创新部主任李文红履新任深圳银保监局局长 2020国考报名人数超14万最热职位432:1 美民间组织递交抗议信反对美众议院通过涉港法案 佳兆业健康CFO赵爱离职任职时间不足11个月 越南称中方此前有关行为损害越南主权外交部回应 “走路赚钱”的庞氏骗局终结了:趣步App被举报传销 快讯:创投板块集体拉升鲁信创投强势封板 美军最先进隐形战舰服役3年仍不能作战 首份旅行社成绩单出炉国内游市场占比近八成 申请个人破产文件曝光贾跃亭和甘薇本月申请离婚? 银保监一天开出59张罚单前三季度银保机构被罚7.7亿 乔丹体育赢了官司错过IPO8年的等待值得吗? 发改委批复山西阳泉矿区七元煤矿项目投资55.99亿 交通运输部新规:乘客不得在地铁内进食 券商公司债执业能力评价明年启动新规剑指 北京今年已开工装配式建筑约900万平方米 李国庆最新回应:拒绝俞渝和平离婚条件其爆料不实 投资人起诉OKEx及徐明星已正式立案 杜绝短炒FOF:又有6只产品获批被要求设置持有期 北京建工未严格按标准施工被北京住建处罚 专家: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对内外资企业一视同仁 美军首派现任高官:发言基调温和否认“脱钩论” 人民日报海外版:中国绝不走“国强必霸”的路子 奥山控股原副总裁谈铭恒出任祥生地产副总裁 新一轮稳增长信号释放“宽财政+稳货币”组合拳发力 5G龙头纷纷折戟四季度科技股还有戏吗? 苏州重元寺主动退出4A级景区评级本就不是唯一标尺 马斯克卫星项目为美国军机测试加密上网服务 退休前忙于“公权变现”15年后他选择主动投案 微信牵手工行上线银行储蓄传统银行尝试揽储新路 快讯:创指走强涨近1%沪指涨0.2%食品板块大幅拉升 李国庆老师孙立平:国庆俞渝你们首先需要的是看病 昂立教育近1亿出售10套房产海外投资失利曲线自救? 英镑兑美元上破1.30关口为逾5个月以来首次 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今日召开将审议多部法律草案 国际支付巨头回应退出Libra 美将继续对土制裁佩洛西称停火协议是“骗局” 茅台加码电商及商超合作“平价”茅台酒有望进河南 智利进入第四天宵禁总统公布全新社会改革方案 官方:到2022年基本实现县办中医医疗机构全覆盖 19日开始的三个周末北京香山将迎红叶观赏高峰日 李心草家人已赴昆明警务督察部门面谈 拉夏贝尔想在海外翻身?国内关店2400家境外投资大增 聚焦金融副省长现象:高知年轻化群体承担全新使命 许立荣:要用均衡发展打破先破坏后修复逻辑 需求刚性乙二醇逢低建多 联讯策略:险资入市提速抢筹核心资产 微软洪小文:AI是人类忠实仆人机器人无需自我意识 地铁火车衔接站重复安检多?交通部新规要求减少 央行阮健弘:预计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还会比较平稳 10月18日复盘:盘中为何大跌?主力资金重点出击3股 前三季度央企累计实现净利润10567亿元同比增长7.4% 前三季度经济增长6.2%工业、基建释放积极信号 OPPORenoAce今日正式开售,5分钟销售额破亿 吴晓波频道败北罗辑思维引以为戒上科创板估值70亿 福岛核事故避难地因“海贝思”受灾果农:要崩溃 颜伟鹏:获客成本和用户时间碎片化是营销的两大挑战 “金九银十”成色不足佛山多楼盘“突围”去化 杭州萧山机场将新建2条跑道年旅客吞吐量将达九千万 北京规模以上企业前三季关402家集中在制造、餐饮等 光正集团龙虎榜解密:解禁致跌停?章盟主净买1656万 券商ETF份额规模达46.66亿份创新高近1月增长18.86% “警艇”变“战舰”被嘲乌军方承认缺乏海战能力 谷歌宣称首次实现量子优越性